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那一回挨斗》  

2012-01-30 19:32:25|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回挨斗》

 

   在兵团时,我自认为是一个干活肯出力、能虚心接受再教育、积极要求上进的知青。为此,我的努力也得到了多处领导的赞许,下乡不久便被抽调到团部修配厂,后又被选拔到师部糖厂工作。然而谁能料到,糖厂机修车间团支部曾经开了一回只针对我一人的“批斗会”。

   七五年春节回沪探亲期间,我突发奇想决定花钱买了一台电子管收音机、一具四速电唱机。为了将这两件“宝贝”完好地带回三千里遥的东北,我还特意买了一只塑料合成革的手提箱,里面还小心翼翼地放入家中在文革前留有的十几张胶木唱片。这是我当时最大的心愿,一旦如愿心里甭提有多大的满足感,只盼着假期一满早日回到东北去。

   回到糖厂后,我的宿舍一下子俨然成了一个“文艺沙龙”,不仅有糖厂的各地知青,更有管局直属单位的知青也慕名而来。从此“沙龙”内不绝地传出沪剧、评弹唱段,更有歌剧《江姐》、《刘三姐》那高亢的音调。我和这帮“沙龙朋友”们天天开心得象过年一般。然而乐极生悲,一天我被传去车间会议室,那儿将开一个针对我一个人的“批斗会”。

   会议的组织者是车间党支部书记某某人。(当时称指导员)这位指导员三十来岁,二师某团保卫股干事出生。对我们小青年平时很少有什么政治思想上的指导,听得最多的是他在任干事期间参与他们那个团团长、参谋长奸侮百多名女知青被中央派农林部长沙锋为特使处决一事。每当讲起此事总是滔滔不绝、绘声绘色,象讲故事一般。中间还串插不少那两死鬼作孽时如何如何的详细情节,好象他当时就在现场一样。(但据我听说的版本是,当那个团团部一帮人来到沙锋面前时,沙峰只甩下一句话:滚你妈的蛋!)会议一开始,他拿起一叠胶木唱片中的一张,(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这些宝贝怎么跑到了这里!)开言道:大家看看,这都是些什么东西?看看这一张,什么“采茶扑蝶”,唱的都是什么呀!(还好他听不懂上海话,没有追究那些沪剧、评弹唱片。)其实这是一张中央交响乐团演奏的轻音乐——舞曲《采茶扑蝶》。(器乐演奏,根本没有谁在唱!)当那老兄一定要我讲清楚“采茶扑蝶”表达的是怎样一种情调时,我解释道:采茶就是农业劳动,扑蝶就是捉害虫。那老兄一听,一拍桌子站起身:你胡说,扑蝴蝶怎么是捉害虫?我答道:上小学时老师就告诉我们,蝴蝶是毛毛虫变的。话音刚落,会议室内一片哄笑声,批斗会自然也开不下去了。最后这位指导员宣布,唱片没收,“沙龙”封闭。“批斗会”草草收场。

   一年后的“七六金秋”,祸国殃民的“四人帮”被打倒,国家的政治气氛现出了一派清新的空气。没收我唱片的那位老兄因为属“文革三种人”不知何时被清离,我的那些“心爱的宝贝”也从此不知所踪。

 

(写此文也是回忆知青生活的一个侧面,我们的知青生活同样经历了“文革”的后半段。)


散文--《那一回挨斗》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79)|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