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散文--《荒友伟三》  

2012-02-05 17:52:04|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荒友伟三》

 

  伟三是他的小名,因名字中有一伟字,在家行三,大家都习惯这样称呼。他是我同一条里弄的邻居,在家时我们并不熟悉,而且彼此都不知道下乡到了黑龙江,又分在同一个农场,我们是在农场的一次集会上相遇相识的。

  在我下乡后的第二年,我已被抽调到团部修理连工作。那天团部召开运动会,我们修理连统一着装组成仪仗队,集队准备入场。突然我听见有人用上海话呼我的名字,回头一看,是伟三。亲不亲故乡人,而且是从小的邻居,那个激动劲就甭提有多大了。交谈之下知道他晚我一年也来了黑龙江,分在江边打鱼队伙房做饭,并热情地邀我去他驻地玩。于是我们相约某个星期天休息在黑龙江边打鱼队相会。

  江边离团部十公里,那儿有团里的一个煤炭堆场,常有团部车队的卡车前去拉煤,交通很方便。那天我应邀搭拉煤的卡车来到了被称为“三间房”的打鱼队。黑龙江是中苏两国的界河,在当时的政治环境下是“反修防修”的最前沿。这地方我以前也来过几次,都是参加团里组织卸煤会战来的。那时几百人聚集在一起干活,给我留下的印象是忙乱加杂乱,再加之活累人乏,从来没有闲心情好好地观赏江景。这一回可就大不一样,只见江面平滑如镜,江水缓缓地向东流淌,泛着棕黑色的亮光,宁静安祥地呈现在眼前。堤坝上是一丛丛的榛树棵子,稍显高大的柞树挺立在其中,微风吹过,手掌形的柞树叶扇动起来,发出沙沙地声响。阳光照耀在沙石铺就的江滩上,那儿停放着捕鱼用的小船。远处可见一条两岸长着茂密的柳树条子的江汊,那情景如一幅俄罗斯风景画家希施金笔下的油画。如此的美景是我下乡到黑龙江后第一次感受到的,心情一下子开朗起来。

  伟三系着做饭用的白围裙笑吟吟地迎了出来,老远呼着我的名字。进得简陋的厨房,见灶上正蒸着白面馒头,笼屉上冒着一股股蒸汽,伟三迫不及待地告诉我那大锅子里还炖着今早刚打上来的“细鳞鱼”,而且他还备下了用鱼肉和猪肉相拌的饺子馅,说先吃了炖鱼后我们再包双馅饺子吃。打鱼队本没几个人在此搭伙,(有几个老职工午餐一般回后面一二里地的家里吃)倒是巡逻经过此地的解放军边防战士会在此用便餐。待食堂开过简单的午餐后,我们两个同处异乡的兄弟在伟三的单人宿舍里举杯开宴起来。没有过多的语言,没有过多的客套,就一阵狼吞虎咽,食欲极佳地把胃撑满。要知道在当时的物质条件下,连队伙食往往几个月不见荤腥,而伟三虽在食堂工作,也不是可以经常这样地享用大餐的。这是他开动小脑筋准备了很长时间的结果,就为招待我这位同乡邻居。餐后他又邀我一起去黑龙江中荡舟,在这条中苏界河的中国一侧,在对岸苏联边防军人的瞩目下,两个来自三千里外东海之滨的少年,(其时我俩都只有十七周岁)恣意地荡舟游玩,脑子里全然没有此地是“反修防修”的最前线。伟三一边划船一边对我说:“现在还不是时候,到了春天这江里有大马哈鱼,到时候我想法搞一些来给你吃。”

  以后两年,我又多次去伟三处打牙祭,他每回都想法作好准备,热心款待。七四年他参军入伍去了大连,在部队当文书并入了党。七九年复员回到上海后进了市民政局工作,其时我也调回上海工作,我俩重又相会。后来他和现在的夫人小张谈上了朋友,当他听说我还孤身一人时,为我介绍了他家的干亲他从小称呼阿姨家的女儿与我认识,(他母亲曾认了我妻子的外婆为干妈)这就是我的妻子萍。日前在一次北大荒上海知青的联谊会上,我告诉荒友们:伟三不但是我的荒友,我俩还是亲戚。


2012年02月05日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