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往事断想》(三)  

2012-09-25 21:47:33|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 戍边

  

珍宝岛事件的直接后果,是人们普遍认为苏联修正主义一定会很快越过黑龙江打过来。位于江边十二华里的向阳屯(十团八连)自然成为前线中的前哨。于是,受团司令部命令,那年深秋,八连成立了武装排,不用再下地干活,专事操练、站岗。我也经连部首长的挑选,被编入武装排上岗执勤。当时我是好一阵兴奋,认为自己这回是真的当上了军人了。

   武装排二个男班一个女班,由一名刚从部队复员的当地青年担当排长。这位排长整天不苟言笑,腰板笔直地在我们面前走来走去,督促内务,检查枪岗。说到枪,我们武装战士自然有发枪的。但发下来的很明显地是部队淘汰下来的三八大盖,只发枪没有子弹。我的那把枪,上了刺刀后“稀里晃荡”地搭拉在枪口上。我向排长提出我的装备上的缺陷,排长低下头仔细地摆弄了一阵,将刺刀复回原位说:凑合着用吧!也不定派上用场。这还真给他说对了,我在武装排半年多,没实弹放过一枪,更别说拼刺刀了。

   排长让我凑合着用的那支步枪,它的实际作用就是每天晚上挎在肩上在村子四周巡逻,在滨绥公路大桥上放哨站岗。这座大桥就架在萝北县通往绥滨县的一条人工开挖的大水渠上,水渠直通黑龙江边的三间房,地理位置应该说确实很重要。我们武装排派出战士一名每人两个小时轮班通宿设岗。于是,每当轮到我放哨站岗时,我就背上我的三八大盖去站上两小时。人是上岗了,枪也带去了,可是说实在的我站在那里的具体职责是什么,我可一点儿也不明白,排长也没交待过。那时公路上到了晚上来往的行人、车辆极为稀少,至于苏修老毛子,那就别说是人就连“毛”都没见到过。一开始我们都非常认真负责、专心谨慎地背枪放哨,不敢有稍事懈怠,排长也常来查哨。时间一长,随着每晚都是“平安无事啰”,大家自然都松懈起来。就连排长也不大来查哨,留在家中陪着新婚的妻子睡大觉了。

   就说这人的自觉性很难保持。先是排长不再在武装排值夜班查哨,回家陪老婆去了,我们当兵的自然不可能那么顶真的了。到了这一年的冬季,几场大雪下过后,室外的气温降到了零下二十多度,在那么冷的环境中站岗放哨那不是在作死啊!于是不知起于何人,也不晓始于何时,我们的哨位移动到了室内,进而移到了火炕上。每天轮值的战士睁着眼睛卷缩在被窝里把着那支三八大盖,挨到两个点后叫醒后一位,把枪挪到他的枕头边那就算完成任务下岗了。不过大家心里都很清楚,在谁的那两小时内出现敌情那就该他倒霉,将来军法从事就有他来顶了。所以每个人值勤期间在被窝洞里都躺不踏实,都在默默地祈祷:老天保佑,苏修老毛子可千万别现在打过来呀!这一冬天老毛子是没有出现,可我还真遇见了身上长毛的了。

   前面说排长刚新婚有娇妻有小家庭,不可能一天到晚地只是调教我们这些当兵的,也得腾出手来顾顾自家的小家庭。比如也要去旱河边打家里烧锅用的柴草,为此我在那年的冬季差一点和他一起成了狼的美餐。一天,排长来到我面前笑着让我第二天放弃休假,帮他去旱河边打柴草。我“受宠若惊”,排长这么看得起我还有什么好说的?遵命就是了。于是第二天一大早,在旱河边的草甸子里多了两个打柴人和一辆架子车。草甸子位于一片很大的低洼地中,长着一丛丛一人多高的茅草,(当地人称之为洋草)成熟的洋草顶端抽出长长的穗子,在瑟瑟的凉风中左右摇摆着,散播着种子同时也散发出一阵阵奇异的草香,非常地好闻、诱人,在透着凉意的空气中装点着冬的气息。我俩奋力挥舞着手中的镰刀割着“洋草”。中午俩人坐在旱河大坝上用过了排长家小娘子为我们准备的烙饼鸡蛋卷大葱,喝够了凉白开,接着继续割“洋草”。不知不觉天色暗了下来,于是两人赶紧收工装车。待到把“洋草”全部装上车、捆扎牢靠拉车往回返时,天际边已经挂上了一轮大大的泛着淡柠檬黄色的圆月。

在月光下拉车赶路是富有诗意的,排长架车我拉着绳套,俩人迈步走在回家的路上。一开始我们还一边赶路一边聊着闲天,渐渐地我发觉排长不答腔了,只顾加快脚步低头拉车。气氛变得紧张、诡异起来,好像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就在这是,我发觉了一条灰白色的“大狗”在土路旁的农田里与我们并排同行,相隔也就七、八米的距离。不紧不慢、不前不后、若既若离、一路跟随。我当时也好生奇怪,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大野地里,怎么会有一条“大狗”跑过来与我们为伴?心怀疑问想问排长,见他一脸紧张、脚步匆忙地只顾低头拉车,也就不好意思多问。就这样人、车、“狗”一路默默前行,直到看见了连队驻地串串、点点的灯光。再放眼扫去,那条田野中的“大狗”不知何时早已不见了踪迹。待柴草车终于拉到了村口,排长如释重负地停下架子车,双手掰着我的肩头激动地说:“徐子,俺俩都算命大。那可是张三,是一条老孤狼呀!”

 

七.  屯垦

 

最初当上兵团战士的没几天,我们还未正式上工,就意外地领到了头半个月的工资——薪金加10%的边疆津贴,一共是17元6角整。伙食费是包月的,(每月只12元)吃的好坏不论反正管饱。住宿、冬季取暖费全免。凭良心说,这兵团就当年那形势来说,还正是能让在城市家中的父母可以放心的好去处。有人说年纪轻轻断了学业,其实这帮子知识青年早已被文革造反弄乱了性情,全没了继续安坐在学堂里苦读书的耐心。还有人说母子分离、缺乏亲情、不人道什么的,那算个啥?总比缺乏“小命”强吧!

农工的活计除了晒太阳,农忙起早落黑出工时间长,有时也有清闲的时光。我们初次出工是人工给小麦追肥(撒化肥)。大家拿上自己的洗脸盆随老职工走了近一小时的路程,来到了需要追肥的小麦地头。哇!这才叫真正的东北大平原!(以前只是在书本上学到过)只见一马平川的小麦地绿油油地从眼前延伸开去,抵达目所能及的远方,连接着天边。头顶是一穹绽蓝色的天空,飘浮着几朵洁白、厚实的云朵,给人一种清爽怡人的印象。其时还不抵盛夏,微风轻拂着兵团战士的脸庞,这是一年中东北大地上最舒适的时光。在这样的环境中干这样的轻活,简直就是在跳“採茶扑蝶”的舞蹈。我们在洗脸盆里装满化肥,用手抓上一把奋力向两边撒去,因为没什么技术要求,就这样一路前行就跟玩似的。从小麦地的一头边干边行化去了两个来小时。等我到达对面的地头,惊讶地发现,与我一同入伍的一个兵团战友正悠闲地躺在小麦地中,架起一条腿抖动着,用他那五音不全的音调正在高声唱着一支外国民歌《大草原》:茫茫大草原,路途多遥远,有位马车夫,将死在草原。。。。。。转告我爱人,再不能相见,重找知心人,结婚永不爱。”大概是他见这连片的小麦地像茫茫的大草原由感而发。旁边有人纠正他说:应该是结婚永相爱!他也不管,又唱起了俄罗斯民歌《三套车》:冰雪复盖在莫斯科河上,冰河上跑着三轮车。。。。。。我一边听着他那不伦不类的外国民歌一边想,他们怎么就能那么快地完成任务,早早抵达地头休息上了呢?当我去不远处的一条水渠方便一下时,迷底揭晓了:我看到有几堆的化肥被丢弃在阳光照耀下的水渠中,正在慢慢地熔化,泛着银白色的光。像这样有创造性的劳动,不单是这一次,也不光是这位兵团战士一人所为。在以后一个来月烈日暴晒、口渴难耐、蚊叮虫咬、费时辛劳地“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铲包米、大豆的工作中,有几个兵团战士更有了“多快好省”的新的“大跃进”举动——不是用锄头锄草,而是有脚在垄沟上踩压杂草,(把杂草踩压到泥土里去,让人眼看不见它了事)一路就这么踢踩着快速向地头进发。有老职工发觉后在开班组会时心痛地说:人糊弄地一天,地糊弄人一年哪!

到了秋季,在场院上的工作是繁忙而令人兴奋的。虽然是集体经济,但毕竟是自己参与其中辛勤劳作一年的收获。望着那一堆堆、一摊摊金黄色的小麦晾晒在秋日的艳阳下,心里有一种成就感。那时我们相互在小麦堆前,趁谁不备将他猛地推倒在小麦堆中,看麦粒从高高的堆顶急速泻满他的头发、脖领、上衣,甭提有多得意了。再有就是在场院骑上拖板归堆的光背无鞍老马,过过骑马瘾,视为一大乐趣。当然,真正干起活来,场院工作的繁重程度就不再有这样的乐趣了,扛上一天的麦包(大包)再壮的小伙也能叫你累趴下。头一年下乡在场院工作我才刚过了十六周岁,个头不到一米七零。但没有特殊照顾的理由,得与大伙一样地扛大包上三层跳板倒腾粮食入囤。场院上有百十人在一起干活,人多眼杂干活全靠自觉,没人整天盯着。我的一起入伍的兵团战士耍起了“小聪明”,趁人不注意偷偷躲进大粮囤里睡觉,晚上在宿舍里沾沾自喜地交流、传授经验。我那时比较“木”,没有他们那么头脑活络,就知道不惜力地跟在一帮老职工后面“傻”干,当时也没有得到过什么当众表扬。

第二年的秋末,我随爬犁车晚上装麦桔到第二天天亮。刚回到宿舍,连队通讯员就让我随他去团部,说是我已被抽调到团修配厂工作。当是我所在的十团八连是一个大连队,有近二百来名各地知青,就这么一个抽调名额怎么会落在我这么一个貌不出众、平时无声无息的人身上的呢?我当时还真感到愕然。我对连部领导的不熟悉程度,到了只知其姓不知详名的地步。后来有机会与八连的领导聊起此事问及原因,他们说:我们当时就注意到你这上海知青肯干、脑袋瓜子清楚。干活人多顾不过来,没看见耍奸偷懒的还看不到老实肯干的?!

 

我的断想到这里要结束了。因为是“短想”,所以只写了一些零零星星的东西。又因为是“段想”,就不能涵盖全部,只是当兵团战士初期的回忆。更因为是“断想”,对那些往事一吐为快,讲过了、写出来了也就算完事了,从此与这些往事也就“绝断”了。

散文——《往事断想》(三)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7)|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