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林海拾零》——处长.站长.村长  

2013-03-11 10:52:25|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十一月中旬,伐木大部队抵达林区,指挥部也随后上山进驻伐木场。建房队在完成任务后也回连队参加伐木,我却意外地被留在了指挥部。为什么我一人被幸运地留在这“临时机关”?也许是我曾经大加赞赏过孔副处长那条与众不同的,用整张黑熊皮做成的皮褥子?也许是我曾当他的面议论过他的名字中间有一“令”字,说明他是孔子的传人?我自己也不得而知。留下后具体的工作岗位不很明确,留守在指挥部大棚,记下今天谁、谁来过,有什么留言,向外出不值的孔副处长汇报;陪孔副处长下山去林业局、火车站接洽工作,权作随从;随孔副处长去数十公里外乌伊岭的汤旺河口,打探流送木排用的作业场;来客宴请时去厨房帮厨;等等,俨然成了这一临时指挥中枢的“不管部长”,反正我自己称之谓打杂。
     
新青火车站是我们农场来林区伐木,人员进出、物质运送的必需依靠,所以是孔副处长重点打点的目标。快过年时,孔副处长让我随他一同去车站站长家送白面猪肉。站长家是一大家庭,三代同堂共住有十几间房间的独院。站长与老孔很熟,看来是有过长期的接触。站长很热情,留我们在他家用餐。菜肴不算丰盛,但酒很珍贵——用虎骨、野山参、鹿茸等名贵中药材泡制的白酒。不是这名贵酒品,而是我在席间留意到的两个同席者,使我领悟到这站长的权位与身价。一位是站长的儿子——一位矬、黑的汉子,说话口吃,似乎智力也有点小问题。上菜的是一个年轻、貌美、目光流盼、楚楚动人的小娘子——站长家的媳妇,对坐那位的老婆。这一对鸳鸯放在一起,是什么叫“鲜花插在牛粪上”这句话最恰当的注脚!另一位中年人穿一件那年头少见的带毛皮领子的皮大衣。从讲话口音一听便知道是天津人。中年人介绍他是天津某造船厂的采购员,常来新青采办木材。这次是为感谢站长为他解决了装运木材的火车车皮,千里迢迢专程带领两个木工,来为站长家打家具、铺房间木地板的。说他领来的两位木工是厂子里顶尖的师傅,技术一流,合适的话您站长尽管用就是了。木工的工钱他们没谈,看形势我估计是免费使用的。
    
我们农场出人力、机械上山伐木,是与当地林业局换工关系。采伐的工费林业局以相应的木材抵换。每年把木材运回农场的方法是:冬天把所得的木材用卡车运至数十里外的乌伊岭,就卸在已封冻的汤旺河中。待来年河水开化,圆木就随下泻的河水漂流至流入黑龙江的河口处。在那里拦截、扎成木排后用拖船顺黑龙江拉回江滨三间房。所以伐木指挥部经常要派人去乌伊岭卸木点看看,我也有机会随孔副处长去过一次。那一次在回途中我们车停一个小山村用餐。那是一个非同一般的村庄,我国人口最少的少数民族——鄂伦春族村庄。小村庄隐蔽在大山深处的一条土路旁,不多的十数间低矮小屋,屋前有一小片用木头拌子围起的小院。村庄僻静、冷清、荒凉,似乎还未通电。老孔来过,带我们直奔村长家求食用餐。村长是一位精瘦的老者,汉服汉装,没见穿有画片上的那种鲜艳别致的民族服装。用餐简单随意,他家现成的包谷面贴饼就凉白开。村长很热情地让我们吃饱,说是管够。聊天间村长听说我是知青,上海人,说咱们村就有你们上海来的女知青,谁谁家的媳妇就是。前几天刚为他们家又添了一个小小子,现正在家中坐月子,问是否想去见见。在村长嘘嘘叨叨的叙说中,我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位少女(我上海邻居家的二闺女,与我同届初中毕业,听说也去了黑龙江农村插队入户。)的形象:正静静地坐在她家靠窗的方凳子上,用钩针编织着一件织物,西下的夕阳映照在她年轻的脸庞上。我以妇女坐月子,陌生客去不方便为由推却了。其实我是怕那位在如此遥远、偏僻的小山村中,为人生儿育女的上海女知青是我记忆中的那位曾经的少女。

 

《处长.站长.村长》一文中,记述了我在小兴安岭的小山村中,听到的那位上海女知青的故事。在以后的多少年中我曾多次向别人提起。我在文章中引申出的我的那位邻居姑娘,在返城后的数年,有一次我回老屋巧遇了她与她的丈夫、儿子。果不其然,她也在下乡后的第二年嫁给了木讷地站在我面前的那位乡村汉子。她告诉我,丈夫是专程从东北农村来看望他的儿子的。(儿子的户籍按照政策已迁入上海)她与那个汉子已经离婚。她的名字叫魏英。

(此文作为《处长.站长.村长》一文的补充)

 

《林海拾零》—处长.站长.村长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林海拾零》回忆文中,我提到过的孔副处长的那条与众不同的黑熊皮垫褥,在当年也是稀罕之物。它的来历,据说有着一段惊心动魄的故事。那年冬季伐木工作结束,大部队返回农场,留下了一支二十来人的小分队,进入隐藏在密林深处的汤旺河流送作业。所谓流送,就是分两组人员沿大河的两岸,追寻向下游飘流的原木。遇有被卡住的木头用撬棒将其撬入河中心,就这样在密林之中的河畔步行流送,直至河口。这工作辛劳、危险、充分显示男子汉的毅力与胆魄。那年流送队行进在汤旺河沿,在接近河口的一片杂木林中,突然窜出一只大约一岁半大的东北黑熊。大概是冬眠醒来出洞觅食,饥饿使那只畜生不顾一切地扑向河边的流送人。人们见此全都向河中央四下逃散,那畜生也下到河中淌水追击。就在这大难临头的当口,一位老职工光着膀子手持一根撬杠勇猛地迎了上去。只见他毫无畏惧地来到黑熊的跟前,奋力用头部带尖刺的铁制撬杠,猛击黑熊的脑门。只十几下、只数分钟,这位平民英雄的壮举营救了大伙。接下来流送队饱餐了几顿熊肉,孔副处长得到了一条熊皮褥子。据当时亲临者说,熊肉并非美味,粗、膻、嚼不动。割下的四只熊掌,没人会烹饪,放到夏季腐败发臭,给扔河沟里喂鱼去了。
  评论这张
 
阅读(9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