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林海拾零》——“白师傅”与“溜肠肚”  

2013-03-08 23:42:43|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年上山伐木,在指挥部打杂。山下林业局来人视察,我方设宴招待。人手不够,处长差我去伙房小灶帮厨。小灶掌勺的是十团车队的“白师傅”,据说在山东老家开过菜馆,精鲁菜。那天司务长在山下搞了副猪下水,“白师傅”说就炒一个“溜肠肚”吧。我打下手,便去洗那“劳什子”。我正认真地洗着的时候,“白师傅”跑过来监工。一看,马上嚷嚷起来:哪有你这么整的?把个肠、肚上的精气(我想他大概是指精华)全给洗掉了。说完,伸手从脏水盆里捞起那挂肠肚,放砧板上剁巴剁巴下锅炒起来。“溜肠肚”炒得后端上桌,我看那一帮贵客吃得“贲香”,站在一旁想到:你们是没去厨房看看我还没来得及倒掉的那盆脏水,真要看到了,还不得把你们自个肠肚里的东西全都倒出来?

说起这“白师傅”,本不姓白。因长得高大肥胖,一身的肥膘,胖嘟嘟、白生生的,常莫名地裂嘴傻笑,故得了个“大傻白的搓号。其实还真是个“烂好人”,从不与人滋气。那年刚上山,到指挥部报到,就与这“白师傅”住一个伐木大棚。我本不认识他,见别人包括带队的后勤处孔副处长都一口一个“大傻白”的叫着,我一个小知青不好意思随人这么叫,认为对人不够礼貌。可见面总得有个称呼啊,想了又想,无师自通地叫了一声:白师傅。谁知他像没听见一样不答腔。到了晚上,我已铺床睡下了。“白师傅”来到了我的床头,“我说小徐子啊,你也不用磨磨挤挤地不好意思张口,就随大伙一样称呼,这样反倒听得顺耳。”我被他说得满脸通红,一时语塞。过后一想,可不是吗?人家本不姓白,再怎么有礼貌,这字不也是那搓号中的一部分吗?可我又不好意思开口向人打听他的真实姓氏,总觉得有点怪怪的,怕一不小心又闹出笑话。于是有事便来个“免尊直叙”,所以至今我也不知道“白师傅”的尊姓大名。

“白师傅”为人和善,好喝上几口小酒。大概是掌着伙房小灶大勺的缘故,我看连孔副处长、指挥部司务长都对他另眼看待。特别是山下林业局来人,炒什么菜、用几瓶酒都来同他商讨。一到那时,“白师傅”便围上他那条油滓麻花的围裙,还带上了袖套,在小灶上一边颠勺,一边把炒勺在大勺边上不停地敲击几下。只见他被灶火烤得脑门直冒汗,裂着嘴一声哧——上桌”,便炒得了一个菜肴。每回装完一盘,那大勺里总留下一大撮,顺手倒入早已准备好的洋瓷盆中,我知道今晚又有犒劳小酒可以享用了。客人用完餐后,我们拾掇好餐桌,收拾完厨房,“白师傅”端出了他那个洋瓷盆,起开一瓶北大荒,司务长、“白师傅”、我,在白师傅一声:“该喂的都喂饱了,轮到咱们了!”的号令下,堂而皇之地上了。酒过三巡,“白师傅”微红着脸下令:“小徐子,来一块沪剧,那个刘什么打更。”于是,我借着酒劲,扯开嗓门吼上一段白师傅百听不厌的沪剧名段《刘智远敲更》。这瀽涩的曲调飘出伐木大棚,飘扬在小兴安岭夜幕下的红松、落叶松林间,其情其景时常会出现在我日后的梦境中。

《林海拾零》——“白师傅”与“溜肠肚”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