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四十年后的回忆之补充》  

2013-06-01 18:24:37|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这世上,事情都是人做出来的。要想反映出事情的原貌,抓住做出那些事情的人,也就还原了当初。“工三的故事有得讲了,有选择地回忆几位哥们,也就为那段历史补充了一些资料。

 

(一)最早的幸运儿:

戚安邦,北京知青,老三届高中生,长得一表人才。我初到工三时,在百十来个各地知青中,见此君亦同我辈只有半砬子知识的青年一样:默默无闻地挥汗摆弄泥土、哈腰费力推独轮小车、装窑、出窑、码砖,还真的暗自为他抱屈。听说文革再晚来半年,他就该进入大学深造。以我的秉性,就是崇拜那些知书达理之人,所以一度与他走得很近。记得那年冬天,我随他一起去工三近旁的一个封冻的水泡子滑冰。冰场不大,因是由静固着的池水冻结而成,也称得上平滑如镜。冬日阳光照耀在透明的冰面上,反射出缕缕白光,有一些扎眼。没有风,四下无人,静得令人心跳。戚安邦带上那双他从家中带来的滑冰鞋,我俩轮换着用。我是初学者,往往起步没多远,准会摔个大马趴。他从来不会耻笑我,不厌其烦地一遍遍为我纠正基本姿势、传授要领。而他却能在冰面上将双脚顶立在冰刀尖上,做出漂亮的旋转动作。虽事隔久远,其境其景至今历历在目。第二年春季我与他同一批获准探亲假,又同一天在江滨农场乘坐大客前往鹤岗。车过梧桐河检查站,上车检查的民警开口问:谁叫戚安邦?带上行李随我下车。就这样,这大客甩下了戚安邦载着一肚子疑问的我开走了。待我休完假期回到工三后一打听,戚安邦已经因北京市缺少中学教师应招调回北京城了。好一个幸运儿,当年还没什么在知青中选拔工农兵学员上大学而离开农村的这等美事,看来我当初看人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二)某君上学记:

某君,北京知青,壮实、有蛮力、识字少而粗口多。在“使狠斗强”风气盛行的工三如鱼得水、风光无限,竟然被提拔当上了副班长。在当上副班长后,蛮横脾气亦上一等级。像我们同为知青的谁去理他,任他表演罢了。某君到是粗中有细,单挑一些年幼体弱的当地青年把持操练。那一年选拔工农兵大学学员”,某君虽然平时很少看书习文,对进课堂端坐本来不对胃口,但对能就此跳出农门这一点还是认识清晰的。由于需从群众评议、投票中产生候选人,某君事先作了大量的准备工作:他开始一个个地找受他控制的人提出警告,你们要是不投我票使我走不成,那么,我留在此地会让你们吃更大的苦头!结果自然是如他所愿,事后我不解地询问那些积极投票推荐的人,才使真相大白天下。

 

(三)“某某小子的末路:

“某某小子眼镜哥哥用智慧揪了出来后,大伙到是一片菩萨心场没把他怎么样,只要他保证不再重犯也就放过了他。这小子从此除了晚上睡觉平时很少在宿舍中现身。那一年我回沪探亲回来,眼前不见了某某小子的踪迹,一打听,方知这小子犯了事被判刑入狱。其所犯之事真是叫人难以启齿:猥亵幼女,受害方未满周岁。原来这小子不再常留宿舍那一段时间,与一个成家时间不长的同事交上了朋友,有事没事往他家跑。一天本家大人外出,唯留婴儿在炕上嗷嗷待哺,这小子乘虚而入。待这家妇女进门,见小孩子大声啼哭不息,问之原委,答曰:我吓她玩来的。这小子走后,该妇女细察,发现罪行。据说他们原本想私了,“某某小子到处向人借钱,有人善推敲,分析、追踪之下终使罪恶败露。说是那年隆冬,团里用一辆大卡车载这小子各处游街,有人看见这小子还没被押解去服刑,早就被冻得丢了半条命。

 

(四)“郁闷”的“洗澡哥”:

该“洗澡哥”是与我一同从修配厂下放到工三的,温州知青。他不是我们搞军工的那一拨人,本不该下放工三,据说是顶替了我们之中的一位温州女知青而调离修配厂的。“洗澡哥”其实很一般,无什不良嗜好,然而却因太讲究个人卫生成为另类。那时的生活条件确实很差,干了一天活满身灰土臭汗,只能打盆热水在宿舍中胡乱擦一下。有不讲究的哥们只用干毛巾抹一下了事,现在想起来肯定是一个个的身上味重。“洗澡哥”是南方人,在家养成的好习惯始终保持着,没被同化。他回回下班后首先把持宿舍里公用的洋铁皮水桶,急急忙忙去水房打上一桶热水,在宿舍里哗哒、哗哒地洗上了。而且此君每天净身的程序是一点都不马虎,每每见他用毛巾沾水后用力地在前胸、后背、胳膊、大腿上用力地来回搓擦,就像与它们有仇似的。总是要搓擦到皮肤通红方才罢休,随后又是抹肥皂、过水、漂洗、擦干。。。。。。用时长、动静大、搞得宿舍地下湿淋淋、滑腻腻像猪圈一般。这般举动自然会引发众怒,说不听、骂不动自然成了另类,别地的知青不愿答理他,就连他们温州的知青也不与他交往。由此,我常常看见洗澡哥一个人绻缩在他的行李卷上独自郁闷着。

 

(五)“自我感觉好、活得很滋润:

这位哥们是俺老乡,黑皮肤、高个、精瘦,说一口带苏北口音的上海话。人家就是有先见之明,下乡时行李中夹带了谁也不曾想到的一个物件:一柄木工专用的长刨子。“工三领导慧眼识珠,让他在木工间学徒当木匠。实事求是讲,在技术含量要求不高的工三,这木匠手艺也可算高尖技术。一方面手持旁人不会的手艺,又不需与尔等一同使蛮力出臭汗,自然不屑与之为伍。所以我记得在工三的三年中,很少看见他与一同下乡的上海老乡交流、接洽。好像他也不住在集体宿舍,是在木工房搭铺单住?那一年去伊春上山伐木,总见他手持一把锯子在破木板,什么水曲柳、“黄菠萝”、“椴木板子整了不老少,除自己整点外好像是为用来孝敬“上头备下的。本职工作呢,谁让他给配换个斧柄、镐头晤的,一句话,没见我忙着吗?放一边且等着。此人就这么傲,明明是咱上海老乡,与他讲沪语对之普通话。返城后又闹起了失踪,几次的知青大聚会都不曾见其尊容。我常常想,人生一世分啥高低贵贱,都是那么几十年,相逢是缘。此君隔路,是以记之。

 

《四十年后的回忆之补充》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