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aoxu0415的博客

本博客为一介草民之随心畅谈,为“下里巴人”类低吟。不求过多点击,然有数人相访足矣

 
 
 

日志

 
 
关于我

已婚.大专学历.69年下乡至黑龙江十年。回沪后长期在商业系统从事经营管理工作。

网易考拉推荐

《又见“兰芳”》  

2014-09-22 15:55:44|  分类: 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兰芳是一个男孩子的名字,我儿时的玩伴。据说给一个男孩起一个女孩的名字,是表示父母对自己孩子的疼爱,在男尊女卑的传统观念影响下,孩子的名字叫得“贱”一些好养活。兰芳是独生子,几房合一代我不了解,但他父母对其的溺爱在邻居间是出了名的。

兰芳与我同年,都是文革前最后一届初中生。文革闹停课不用天天去学校“画卯”,所以我与兰芳的相处时间多了起来。我们曾一同去虹口游泳池学游泳;一同去“大柏树”捞鱼虫、捉蟋蟀;一同在甜爱路翻围墙逃票去虹口公园疯玩;一同在四川北路桥堍下的邮电大楼淘换邮票搞集邮活动。一九六八年秋季,我与兰芳一样都被告之已初中毕业了,毕业后的去向也同时告之:“一片红”,上山下乡到农村去。我本来就是贱命一条,家里儿子好几个,走掉一个父母心里应该也不会特别的不好过。可兰芳是独子父母的心头肉,难舍难分的程度到了极致,最后兰芳去了江西农村插队入户。临行前,兰芳把自己几年来辛苦集得的一大本邮票悉数送给了我。这在当时可谓厚礼,表明了兰芳对我这个儿时玩伴的认可和友情。过后几年我们一直没有联络,我也在其后去了黑龙江。

七六年春节我从黑龙江回上海探亲,重又见到了兰芳。他已完全变了模样,以前文弱、腼腆、内向的形象来了一个大逆转。留起了小胡子,嘴上叼着一支香烟,夹烟的手指被熏得焦黄,而且变得特能侃,说出来的话“切口词”多多,一套一套的。我问起他在江西农村插队的情况,他的总结不是活重活累,而是一个字:穷。他告诉我,当地农民开口闭口说的最多的词是:莫(没)钱。说他们村庄上有一个后生,在几十里外的山沟里遇见了一棵枯倒的樟树,为了把那棵树搬回家换钱,硬是一个人用绳索拖着那根枯木在崎岖的山间小道上费力前行。日头西下后不舍得那根捡来的“宝贝”,摸黑一个人留在大山里守候,于是遭了野兽丢了性命。我因为在农场工作,有固定的工资收入,于是我请兰芳在南京路“德大西餐社”吃了一顿西餐。那时正赶上周恩来逝世,街上的人每人臂弯上都套着一个黑箍,兰芳也自觉地戴着一个。我由于没人通知发放这东西,那次上街时没有戴。兰芳与我同行,说这样恐怕不太好,你就紧挨着我走,我用身体替你遮掩着。

七六年分别后又过了三十几年,兰芳这位我儿时的玩伴早已在我的脑海中渐渐隐退,不曾想我俩在半年前又一次在弄堂里邂逅。那次我回老宅子处理动迁事务,在兰芳家的门口又一次见到了他。虽然我们两人的外形模样都已经改变得连自己都快要认不出来了,但在四目对视的一瞬间,两人都同时叫出了对方的名字。这次所见的兰芳,其脾气性格仿佛又返回到了儿时的从前,又变得沉默寡言起来。我俩聊了一阵总是我问他答,简短的回答后总会拖上一个后缀词:没劲、没意思、无所谓。谈话自然是难以为继了,只了解到他返城后的生活过得很不如意:进街道工厂,常年在底层干着低收入的力工;也同样又在“企业转制”中失去了工作;当过“的哥”、保安。我们唯一能聊到一起去的话题是:我们都已老了。

《又见“兰芳”》 - laoxu0415 - laoxu0415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